學術創新中心:是希望還是被炒作的泡沫 (上)

1.21.2018  高教紀事報

密西根州立大學獸醫學院有一個問題。雖然它的課程以傳統方法來衡量還不錯,但學生抱怨他們工作過量卻沒有準備好執業。教授們知道他們的教學效果不盡人意。他們需要改變。

如果這是傳統課程改革的案例,那將有幾個月的委員會會議和謹慎的措施,大部分是由學院的教職員執行。但是,密西根州立大學卻下了一個很大的賭注,採取一個不同的作法:結合跨部門合作、學術科技和新式的教學法。兩年前,密西根州立大學把這些想法結合,創造了「學習與技術創新中心」,簡稱為中心。它的第一批客戶之一就是獸醫學院。

與其只在大學的範圍內工作,密西根州立大學將來自獸醫學院的專家和學習與教學設計專家聚集在一起,鼓勵他們有不同的思考、冒險並迅速行動。目前有70多名教職員參加獸醫學博士學位的全面改造計畫。從今年秋季開始,即將入學的學生將有一個新的課綱,包括為期3週的課程模組、因材施教的授課方式、團隊教學及翻轉教室。

2015年的一項調查發現,越來越多的大學將他們的學術技術單位與他們的教學中心結合起來,希望能點燃整個校園的基礎性改革。創新中心的共同使命,特別是像密西根州立大學這樣的大型公立大學,在於提升學生的成功。這可能包括修改大型入門課程,培訓設計思維和主動學習的教授,並使用分析來提高學生留校率和畢業率。

但是,創新是可以被策劃出來的嗎?倡導者相信如此,認為傳統的校園結構和系統不鼓勵改變又限制創造性思維。教職員們沒有時間去探索教學研究,或者找出哪些教學的科技是適用的。各部門並不總是知道其他部門如何進行課程改革。而系統性的挑戰,像是如何留住學生,需要校園內許多部門的協調。

但這些中心能否促成系統性的變革是另一個問題。持懷疑態度的人認為,創新中心有本身的盲點。用矽谷的術語來講,工作人員可能會用重覆的科技方法論來取代傳統的學術思維。 另外,如果這些創新中心脫離校園的日常工作,它們有可能成為孤立無援的機構。

大規模開放式線上課程熱潮的殷鑒不遠,學術界領袖對教育科技是否可以改革高等教育並帶來新的收入持懷疑態度。一些中心在2012年左右開始設立,雄心勃勃但缺乏明確的目標。MJ Bishop,the University System of Maryland的Kirwan Center for Academic Innovation主任說,如果大學無法估計這些中心應該達到什麼效果,那麼在景氣不好的時候,他們更有可能失去經濟支持。

總之,如果沒有資源、人際關係和高層的同時支持,並重新思考現有的系統,那麼創新中心很容易被寄予太高的期望但卻無法達成目標。

摘譯:何佩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