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 美國聯邦政府弭平校園性侵前途未卜(二)

105.7.31 高等教育紀事報

另有些人則認為執法單位走過頭了,包括參議員、美國民權委員會成員、以及一名聯邦法官,對教育部民權辦公室的權威性提出挑戰,或是指責該辦公室行政權過度擴張。前美國教育部總顧問Kent D. Talbert認為,該辦公室缺乏解決法律訴訟的必備條件,其中有不少是封口費或是賠償輔導費,有如金錢救濟的做法。更有人認為,不應移除校園行政人員處理學生紀律權責的角色。

華府的民權辦公室首當其衝,在立法者和控訴學生中團團轉。奧克拉荷馬州參議員James Lankford,對Lhamon 女士提高大學校院權責的新政策開砲,科羅拉多州立大學及維吉尼亞大學法學院的學生,也紛紛起訴民權辦公室。Lhamon女士說,人們很難從過去的做法,來評估出合宜的模式。她所公佈的指導方針,其實已行之有年,「證據優勢」的標準早已被用在民權法中,不斷挑釁第九條法令,是一種炒冷飯的做法。

Stetson大學卓越法學教育中心主任Peter F. Lake說:「不管是擴大指導方針或只是解釋現行法令,取決權都在法院。」從過去的案例中,兩種方式都出現過。去年,美國最高法院裁定政府機關有權訂定指導方針。但2千年時,聯邦上訴法院裁定環境保護局的指導方針於法不合,應予擱置。

談到法令的更新、調閱前案、擴大培訓等各種需求時,西新英格蘭大學性別與性研究中心Erin E. Buzuvis教授說,也許在執法上,應有某種模式可供遵循,免得大學校院做了半天,發現自己與其他大學一樣,違反第九條法令。由於每項調查都是各自獨立,與監測期的例行作法有別,一些專家建議,教育部民權辦公室是否應與司法部有更緊密的合作。

此外,新的聯邦法已於最近訂定校園責任制和安全法案,試圖建立更有效的校園性侵害預防和應對措施,制定協議的協商規則,該案可望在2017年提到美國參、眾兩院。目前,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Donald Trump,對校園性侵沒有明確立場,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Hillary Clinton承諾要結束它。因此,民權助理秘書長有可能仍將被留任在新政府中,這是前所未有的事,Lhamon女士說,她可能考慮接受,因為這是她一生的工作。

民權辦公室目前進行中的調查案件,何時或如何解決已不再是關鍵問題。Buzuvis女士說,許多尚未展開調查的案件,可用的資源已相形增加。大學校院行政人相信他們會做得更好,因為已有更多的工作隊伍、第九條法令協調員和背景調查,這是過去所沒有的。

在整件事中,聯邦政府的執法角色,不容忽視。一但轉向或放緩,大家的注意力是否跟著消退呢?曾任馬里蘭大學學生司法課程的退休主任Gary M. Pavela說,改革是有必要的,但也有跘腳的元素。提供大學校院有智慧的大方向,假以時日,一定會有最佳、最富有成效的解決方案。

摘譯:趙維新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