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爾布萊特學者學生獎助走向多元化

105.2.22 高等教育紀事報

傑克森女士(Kimberly Jackson)在斯佩曼(Spelman)學院任職生化副教授,去年春天終於實現長久以來的夢想,到加勒比海國家安提瓜和巴布達擔任傅爾布萊特訪問學者,研究食品科學。她是黑人,在這充滿種族緊張的世界中,她盼望她的三個孩子從中學到正面的經驗。但直到出發前,她仍找不到一個跟她有同樣經歷的人可以請教。

傅爾布萊特計畫由美國國務院教育和文化事務局審核,普遍認為是豐富國際經驗、增加履歷內容的良機。儘管該局鼓吹多元化,然而,白人還是佔有優勢。過去10年,國務院不斷加增黑人和少數族裔學者。黑人學生從2005-6年的不到3%增加到2015-6年的5.2%,但與美國大學生中63%是拉丁裔和黑人學生人數相較,大多數的受獎者仍是白人,代表性仍嫌不足。就學者部份而言,2015-6年度,白人佔66.4%,黑人和拉丁裔分佔7%和6%。

1990年代初期,國務院除了增加少數族裔外,亦包括婦女、同性戀及殘障人士。因此在過去10年,申請人數增加將近一倍,使具有各種背景的人才,都有機會擴展知識面,取得成功的機會。雖然國務院曾試圖營造該計畫「精英而不恃才傲物」的形象,但許多少數族裔學生似乎仍然認為這與他們無關,這種態度,對職涯追求有重大的影響。在經濟全球化的環境裡,對國際經驗提升,將產生負面作用。更何況獲得傅爾布萊特獎,有利於晉升或得到終身職。

國務院正探索各種方式以廣佈消息,這些努力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才能讓人在耳熟能詳以後,採取實際行動。教育專家認為,最有效的辦法是申請人與傅爾布萊特學者展開「面對面交談」,可以讓獲獎人與學生對話,告訴大家這不是奢侈品,而是經驗加值的機會。

傅爾布萊特計畫並非學生赴國外求學的唯一管道,根據國際教育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數據,2013-14年出國留學的學生中,約74%是白人,黑人和拉丁裔各佔6%和8%。校園宣傳是很好的方式,Jeanne Toungara是Howard大學副教授,曾在黑人機構推廣傅爾布萊特獎助。Toungara女士曾在西非擔任訪問學者,贊許國務院推廣種族多元化的作法。但她也看到其他國家的官員,並沒有致力以多元文化為優先。她說,在大學裡若無相關機構支持,少數族裔申請人會受阻礙。

Emmanuel Johnson畢業於北卡羅萊納州州立大學,由於黑人機構推薦成為傅爾布萊特獎第一個獲獎的黑人學生。後來,他到英國完成機器人碩士學位,在美國太空總署實習,目前在南加大就讀電腦博士。他說,他覺得他有責任在黑人機構裡,向其他學生宣傳傅爾布萊特獎。他稱讚美國國務院官員在這方面的努力。並說:「他們的努力不止於此。在日趨多元化的環境中,他們與我們這些曾經經歷這計畫的人溝通傳達,是正確的一步。我絕對認為我們會盡力宣傳,讓更多人知道這項計畫。」

摘譯:趙維新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