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大學「臺灣論壇」 臺灣陸配與跨性別婚姻議題熱議

由教育部與波士頓大學合作的「2015年臺灣論壇」第一場活動於3月5日率先登場,邀請印地安那大學人類學者Sara L. Friedman副教授談論 “Strangers Before the Law: Contested Intimacies in Taiwan”。當天首先由主辦單位波士頓大學亞洲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Asia)主任Eugenio Menegon教授簡介F副教授,並公開感謝中華民國教育部的支持與駐波士頓教育組組長黃薳玉與秘書黃瑋婷到場聆聽。

F副教授研究專長為性別研究(gender studies)。精通中文的F副教授長期觀察臺灣社會外籍配偶與中國大陸籍配偶等議題。演講中,F副教授分享2個真實臺灣案例,闡述在臺灣的中國大陸籍配偶及跨性別伴侶(transgender couples)等不同於一般婚姻形式的族群,面對扞格不入的婚姻法律規範,成為產生「陌生人焦慮」(stranger anxiety)的「法律陌生人」(strangers before the law)。透過真實故事,指出臺灣多元社會現況與法律規範的落差,進而探討「婚姻」及「家庭」根本定義等議題。F副教授舉的兩個例子分別是中國大陸籍配偶李萍(音譯)及吳芷儀與吳伊婷婚姻撤銷平反事件,F副教授說明,外籍配偶或者陸籍配偶及跨性別伴侶兩族群很少共同討論,但她關心的是因不符婚姻及家庭等親密關係的法律規範或與社會大眾普遍認知不同而產生各式焦慮感,而這兩個實例正表現出這種法律規範前的「陌生人焦慮」。

第一個案例是嫁至臺灣的大陸配偶李萍,在未取得臺灣公民身份前與丈夫離婚,李萍臺灣公民身份申請依據由丈夫轉換為兒子。但李萍前夫離婚後以其非李萍兒子的親生父親為由,申請撤消李萍兒子的公民身份,李萍憑藉兒子申請的公民身份也因而消失,形成李萍與兒子的公民身份雙雙遭撤消的情形。外籍配偶及陸籍配偶透過婚姻關係取得公民身份,法律將婚姻與公民身份連結,產生「婚姻的本質為何」及外籍配偶及陸籍配偶的公民身份取得與撤消又要如何界定等議題探討。在這個案例中,F副教授也補充說明,因臺海兩岸關係,中國大陸籍配偶比起其他外籍配偶取得臺灣身份證與工作權的規定相對嚴苛。

據查,臺灣大陸委員會在2012年修法,將中國大陸籍配偶取得身份證年限修改為4至8年,而非李萍所面對的「10年」。現陸籍配偶取得身份證年限與外籍配偶一致,已與李萍案的法律背景不同,而李萍案後來亦經臺灣專案處理圓滿落幕。

第二個案例則為2013年在臺灣及國際間引起廣泛討論的同性伴侶婚姻有效性議題。吳芷儀與吳依婷生理性別為男姓,因性別認同而進行性別重置手術(俗稱變性手術),吳依婷亦提出性別變更申請,法定為女性。後兩人結婚,吳芷儀法定性別為男,吳依婷性別為女,符合臺灣民法「一男一女」異性婚姻制規定。但婚後吳芷儀提出變更性別申請,形成文件上夫婦皆為女性不符民法規定的情形,兩人收到政府單位撤銷其婚姻公文通知。吳芷儀與吳依婷事件經臺灣與國際媒體報導,引起臺灣社會與國際間廣泛的討論,後內政部召開專案會議討論,認定其婚姻有效。當臺灣社會日漸多元時,跨性別、同性戀及雙性戀等族群,無法在二元的男女性別框架中及一男一女異性婚姻法律下找尋到合適的性別與法律身份類別,撼動法律中規定的「婚姻」組成元素及「家庭」定義。因此,F副教授在這案例中提出「法律如何界定性別」,而婚姻與家庭最根本定義與組成元素又為何等延伸議題討論。法律規範與社會現況的落差,使這些族群無法在法律找到適合的性別類別與法定婚姻權利成為F副教授口中描述的「法律陌生人」。

F副教授所舉兩案例引起現場聽眾高度興趣,在問答過程中,熱烈討論,提出有關兩案例的媒體關注度、律師專業建議與諮詢、臺灣陸籍配偶的文化與政治因素等問題,F副教授均以自身對臺灣社會長年觀察予以回覆自身想法與觀點,現場互動熱烈。

20150306
會後合影 (左至右)駐波士頓教育組組長黃薳玉、波士頓大學Robert Weller教授、波士頓大學亞洲研究中心主任Eugenio Menegon教授、印地安那大學Sara Friedman副教授及Suffolk University Rosenberg Institute的Ronald Suleski教授

You may also like...